热搜榜:花千骨 来自星星的你 微时代之恋 

娱乐娱乐

电影电影

时尚时尚

男女男女

热闻热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乐活 > 正文

史上最贵怀表售出 奢侈怀表再受热捧

乐活 | 2016-01-17 14:17:36 |
[摘要]     (2014年,百达翡丽的亨利·格雷夫斯超级复杂功能怀表在苏富比日内瓦拍卖会上售价高达2400万美元。)  人们对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亨利·格雷夫斯超级

   

  (2014年,百达翡丽的亨利·格雷夫斯超级复杂功能怀表在苏富比日内瓦拍卖会上售价高达2400万美元。)

  人们对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亨利·格雷夫斯超级复杂功能怀表的迷恋不仅是因为它的价格打破了记录,或是因为它的直径(它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机械钟表),而且因为它的原产地、传奇故事以及些许神秘感。去年11月,它在苏富比日内瓦拍卖会上以2400万美元的天价卖出,保持了世界最昂贵钟表的记录。

  

  (豪爵王者之剑蜘蛛怀表是传统怀表的现代版本。)

  “这块怀表太重要太稀有了,所有人都在谈论它。”苏富比亚洲区钟表部主管Sharon Chan说,“(这笔交易)促进了怀表市场的发展。更多顾客来找我们帮他们拍卖精美的怀表,同时我们注意到收藏家们也对怀表产生越来越浓厚的兴趣。”

  去年,亨利·格雷夫斯效应促进了拍卖会和零售市场的繁荣昌盛。为了迎合激增的需求,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沛纳海(Officine Panerai)、豪爵和爱马仕(Hermès)等奢侈手表商推出充满现代感的怀表。

  10月,江诗丹顿在钟表与奇迹香港钟表展上发布Reference 57260怀表。和亨利·格雷夫斯超级复杂功能怀表类似,这款手表拥有57种功能以纪念江诗丹顿成立260周年。这款表由三名大师级钟表匠耗费八年时间制作而成,预计零售价为800万美元。

  怀表的设计包括各种材料、风格和形式。相较于Reference 57260采用经典传统美学,豪爵的新款王者之剑蜘蛛怀表属于未来风格的怀表。这款怀表采用RD101机芯,配有四个游丝摆轮。 2013年,豪爵曾首次在Quatuor腕表中运用该技术。

  江诗丹顿艺术总监克里斯汀·赛尔摩尼(Christian Selmoni)认为怀表并不比腕表逊色。 “在过去20年中,人们对腕表很感兴趣,特别是复杂的设计,”他说,“古老而经典怀表没有那么受欢迎,但是它代表钟表业中一个令人着迷的领域,美丽的设计、华丽的表盘和最复杂的机械结构。”

  

  (沛纳海的怀表采用陶瓷等现代材料。)

  随着鉴赏家和收藏家了解越来越多的钟表业历史知识,不论古老还是现代的怀表都成为了炙手可热的藏品。

  

  (江诗丹顿的怀表Referenece 57260。)

  “收藏家们开始意识到怀表和现代腕表之间的紧密联系,”Sharon说,“很多收藏家从收藏腕表起步,因为腕表更容易理解,同时与生活息息相关。但随着他们越来越了解钟表,当他们回顾钟表历史时,他们发现了怀表的魅力。甚至在亨利·格雷夫斯拍卖之前就已经存在这种潮流了。”

  收藏家对古典和现代模型之间的相关性很感兴趣。

  新模型的发布同时激发了他们对相应古典模型的热情。

  2013年,朗格Grand Complication首次亮相,它是朗格出品的腕表中最复杂的一款,灵感来源于1902年的一款朗格怀表。通过复原制作精良的怀表,朗格总结出研制现代腕表的技术精髓。

  怀表机芯激发腕表设计灵感的一个个例子,基本上构成了钟表业的进化史。

  

  (爱马仕In the Pocket怀表的灵感来源于1912年贾桂琳·爱马仕的父亲送给她的porte-oignon怀表。)

  爱马仕手表的艺术总监菲力浦·戴尔霍塔(Philippe Delhotal)是2015年Only Watch慈善拍卖会上In the Pocket怀表的设计者。他同意以上说法。 “只要还有创意和革新,这些限量版的怀表就会继续和希望表达自我的收藏家们产生共鸣。”

  

  (大卫·拉姆塞的皇家椭圆形天文怀表,上面雕刻着詹姆斯国王一世的肖像。这款怀表将在12月15日苏富比的伦敦拍卖会上出售。)

  爱马仕In the Pocket怀表的灵感来源于1912年贾桂琳?爱马仕((Jacqueline Hermès))的父亲送给她的porte-oignon怀表。后来这位热切的女骑手把怀表绑在了手腕上。世故和精明的收藏家尤其喜爱复古和经典的钟表,例如怀表和座钟。 “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这些钟表的内在价值就会显现出来。”菲力浦·戴尔霍塔说。

  “消费者们对用于炫富的腕表的兴趣日益减少。对于收藏家来说,怀表比腕表更具有专属性。”

  抛开怀旧情结,怀表同时为高端钟表商提供了另一个展现技术水准和创新能力的平台。

  克里斯汀·赛尔摩尼说江诗丹顿的Reference 57620尤其如此,因为它使江诗丹顿在更宽广的范围内展现它的专业技术。

  

  (爱马仕怀表在工作室的制作过程中。怀表具有无数种功能,要求生产商具备精湛的工艺水准。)

  “怀表的功能选择性更大。”他说,“我们在机芯中组合2800多个部件,对于这样一个小小的怀表来说这是个天文数字。我们拥有260年不间断的制表经验。正因如此,我们的定制怀表完美地承载了我们的制表价值观——平衡的设计、高超的技术和终极的工艺。”菲力浦·戴尔霍塔同意道。 “怀表为特殊工艺和功能的体现提供了更多空间。”

  

  (收藏家对高端珠宝怀表感兴趣,例如卡地亚的大象怀表。)

  或许这个平台已有几百年历史,但是设计师们相信创新使现代怀表与古代怀表有所不同。

  “怀表是一种真实的艺术形式。”豪爵的机芯总监葛列格瑞·布鲁托(Grégory Bruttin)说,“我们的王者之剑怀表在美学和艺术之间保持平衡。同时,我们通过采用钛和Quatuor四倍机芯体现这款怀表的现代感。”

  通常,怀表仅发售少数限量版,也因此变成愈发抢手的藏品。

  “人们一直对怀表感兴趣。直到现在,怀表仍然有(发展)空间。”克里斯汀·赛尔摩尼说,“从美学和制表业角度来说,怀表是腕表之外的另一选择。”

  现代怀表的最新动态使古代怀表在拍卖会上倍受青睐。

  12月15日,苏富比的伦敦拍卖会将会展出一批私人收藏的珍贵英国怀表。这批被命名为“英国怀表的庆典”的怀表包括博物馆珍藏级怀表例如大卫·拉姆塞(David Ramsay)皇家椭圆形天文怀表,上面雕刻着詹姆斯国王一世的肖像。

  Sharon说收藏家在参加拍卖会前应该咨询专家并制定预算。

  “品牌很重要,但是百达翡丽并不是唯一的怀表品牌。”她说,“你也可以看看爱彼和波维。对于白釉表盘的怀表要更加留心,因为通常这样的怀表脆弱易损。”

相关星闻: